当前位置: 首页 > 西甲 > 正文内容

红楼梦芳官是谁?芳官生平简介

作者: 朔州新闻网   来源朔州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10-09

红楼梦芳官是谁?芳官生平简介

芳官,清代小说《红楼梦》中的女性人物,原姓花,姑苏人氏,正旦。戏班解散后成了贾宝玉的丫环。芳官的男子气概在"洗头事件"和'蔷薇硝事件"中展现得淋漓尽致。芳官在群芳夜宴中唱《赏花时》意蕴深厚,为后来的故事埋下诸多伏笔。后来由于旁人诬陷,王夫人把她撵了出去,赏她干娘给她外头找个女婿,芳官不甘心再被干娘买卖,便跟水月庵的智通出家去了。

别名

耶律雄奴是番名,有称颂四海宾服天下太平的含义。众人简称“雄奴”;后来竟被人错叫作“野驴子”,宝玉就改为“温都里纳”。

温都里纳

番语是海西弗郎思牙(有人认为是西班牙,有人认为是法兰西)的金星玻璃宝石的意思。众人嫌拗口,仍翻汉名,就唤“玻璃”。

概述

看过小说的人,一般对芳官都会有较深的印象,不仅仅是她独特的风格,还有一两件特轰动的事。

芳官是贾府为元春省亲而买来的十二个戏子中的一个,好像是个花旦,后因宫里什么要紧的太妃死了,按旧时规矩不能唱戏多少时间,于是就把小戏子打发散了,走的走,留的留,留下的分配给了各个主子。而芳官则分到了怡红院,成了宝玉身边一个相对重要的丫头。

芳官个性张扬,大有男子气派,这从宝玉给他取的别名“耶律雄奴”就可以看得出来。也因为这样的性格,使她不服输,好强,不平则鸣。

第一出倒还好,无伤大雅。第二出就热闹了许多,而且也惊动了许多人。

对手戏

这个大家都有印象口吐白沫,还抽搐,会不会是患上了癫痫病?,那就是芳官与赵姨娘的对手戏。

赵姨娘虽然是小妾,但相对于丫环来说,地位要高得多,袭人等这些大丫环在她面前也要说好听话,但芳官不同,不但顶嘴,而且还直接的骂赵姨娘与她们一样,都是奴才。话虽没错,但赵姨娘岂是她能骂得的?此时探春已经是园中主管了,好歹不看僧面看佛面嘛,但芳官是个口无遮拦的小孩子,有什么说什么,不但敢顶撞她,而且还敢回骂她。或许挨了打,顶多嘴上出出气,但芳官还敢动手回敬,虽然没有直接扇耳光,但那种撒泼,那种豁出去闹一场,比打更厉害。

结果几个戏子一起上手,边上除了看热闹的,其余怕是没事偷着乐的人了。

不但赵姨娘自己的脸面没了,连探春也捎带上了。此事全因芳官而起,憎恶太明显了。回过头来说,她要不是拿茉莉粉顶事,赵姨娘自然也闹不起来。不过这样也好,讨厌赵姨娘的读者在这一出上,着实开心了一把。

芳官的结局是不好的,前八十回就有了交待,晴雯事出后,这些个有个性的,或较张扬的,或是长相风流的,都被王夫人赶出了怡红院了。而芳官则到水月庵当尼姑去了。

十二女伶

芳官,大观园中十二个女伶之一,扮演正旦角色。原是贾蔷下姑苏时买来,在梨香院中演习戏文,以应元妃省亲之需。后来十二女伶就在大观园住下,供贾府主子寻欢作乐。

芳官拨归怡红院后,深得宝玉的喜爱。在贾府一般人的眼里,唱戏的是下贱的营生。女伶们一方面由于地位低下,一方面由于职业特点,封建思想束缚较少,性格中多有一种自发的反抗精神,芳官尤为突出。她到了怡红院后,管教她的干妈赚了她的钱,还要压制她。她不服压制,与干妈评理,得到了宝玉等人的支持。第六十回茉莉粉事件中,赵姨娘对她十分气恼,并企图借芳官出一出通辽癫痫病治疗贵吗平日所积下的怨气。骂道:“这屋里连三日两日进来的唱戏的小粉头们,都三般两样掂人分两放小菜碟儿了。若是别一个,我还不恼,若叫这些小娼妇捉弄了,还成了什么了?”芳官针锋相对地顶撞说:“‘梅香拜把子——都是奴才’罢咧!这是何苦来呢!”挨了赵姨娘的耳刮子,芳官便撞头打滚,哭闹起来,还以死相胁。 抄捡大观园后,芳官的所作所为传到王夫人那里,引起王夫人的不满,下令把唱戏的女孩子们通通赶出大观园,由各人干娘带出,自行聘嫁。芳官不愿跟随干娘,终日哭闹,最后削发为尼,做了水月庵尼姑智通的徒弟。

梨香院

“却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大观园内,春光明媚,姹紫嫣红,林妹妹听了从梨香院飘过来的曲子,不觉心动神摇,感慨缠绵。而此时此刻,梨香院里那十二个美丽的女孩子,是谁在吟唱着这样动人的的青春恋曲呢?我便想到了红楼十二官里,作者描写得最为出色的一个女孩子,那就是芳官。

在《红楼梦》一书的前四十回里,梨香院的这十二个年青的少女,留给我们印象最深的莫过于龄官。从元妃省亲时奉旨演出,到龄官画蔷、识分定情悟梨香院,这个任性而深情的少女,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可惜后来龄官不知所终,令人徒然惆怅。但正当此时,另一位唱戏的少女,鲜活地进入了我们的视线,芳官如一枝清新带露的春花,在大观园,在怡红院,绽放了她短暂而又美丽的花期。

芳官在十二个女孩子中,所担任的角色是正旦,这点在文中约略交代过。贾府遣散梨香院的戏班子,分派到各房时,贾母因芳官是正旦,所以特地指给最钟爱的孙子宝玉。由此可见,芳官的美丽是出群的。正旦在京剧中俗称“青衣”,是因正旦所扮演的角色常穿青色的长衫而得名,一般饰演的角色都为大家闺杭州哪家医院治癫痫病便宜秀和有身份的妇女,如前文所引用的《牡丹亭》中的杜丽娘,《西厢记》里的莺莺,第四十八回里麝月就曾有戏语:“把一个莺莺小姐,反弄成拷打红娘了!”由此可见,芳官若不是容貌美丽,技艺俱佳,便不会担纲重任。而蕊官是小旦,即便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的龄官,也只是小旦。三十六回里有“(宝玉)因闻得梨香院的十二个女孩子中有小旦龄官最是唱的好,因此央求她起来唱《袅晴丝》一套”,十八回省亲之时元妃赏识龄官,命她加戏,龄官不肯做非本角的《游园》、《惊梦》,定要做《相约》、《相骂》。而《游园》两出,便是正旦的本角戏目。在这样的一些小小细节里,龄官的倔强已经深刻地留在我们的记忆里。龄官尚且如此出色,作为正旦的芳官,其美丽风姿已自不必待言。而芳官的美丽,也可以通过这样的侧面体会出来。

怡红院

美丽的芳官,在梨香院的戏班解散后,被贾母亲自指示,安排进了怡红院。贾母的心理很可爱,她不仅要宝玉身边的人尽忠职守、品性纯良,如袭人、麝月,还要宝玉身边有许多美丽非凡的女孩子,如晴雯、芳官,她丝毫没有如王夫人那般的担心,担心宝玉被这些“下作小娼妇”勾引坏了。在这样的宠爱纵容下,怡红院里的芳官,渡过了她一生中最开心的一段时光,也绽放了她一生中最美丽的生命之花。怡红院中的芳官,也便成为了这样一个偶像。首当其冲的是宝二爷,不仅对她关爱有加,甚至在某一方面,将她当做了自己的替身。把她打扮成小子,打扮成匈奴人,给她起洋名叫“温都里纳”,起男性名叫“耶律雄奴”,闹得天翻地覆。

宝玉,是一种难以言述的满足,将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亲手塑造,变幻成种种自己向往、却又难以达到的愿望,在芳官身上,他实现了自己的某种理想,这里面有脱略形迹,有洒脱不羁,有对外面世界的朦胧向往,有青春情感萌动时的保定羊癫疯治好要多少钱放任发泄。而在芳官,这也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经验,一半新鲜,一半好奇,一半得意,一半欣喜。喜的是出众的少年公子宝玉,竟这样毫无顾忌地表示对她的欣赏和喜爱,在某种程度上,宝玉和她心心相印,同声同气。两人可以同桌吃饭,同杯饮酒,同榻睡觉,甚至打扮上也像“一对双生的兄弟”!这一切,只有芳官能做到,芳官以她丰富的戏剧经验,半真半假,半醉半醒,十分准确而又微妙地把握了自己所担任的角色,与宝玉合作得天衣无缝,演绎得淋漓尽致。宝玉是芳官的知己,而在这一时刻,也只有芳官才是宝玉的知己,黛玉不是,袭人不是,晴雯也不是,只有芳官,让宝玉的这种偶像心理得到了畅快淋漓的发挥。而芳官也因之获得了一种满足,一种堪以夸耀的成就感:我是出色的,我是独特的!

而其余众人,怡红院的大小丫鬟们,甚至大观园里的主子姑娘们,也都基于这种心理,对芳官予以接受和喜爱。芳官就如一个大众的偶像,这个偶像不必十全十美,但一定要让大家都能接受。而在如此活色生香的演出面前,想不感动也难。芳官的美丽,赢得了大观园年轻一代的喜爱和赞赏。于是湘云和宝琴也忍不住,将豆官葵官改妆换名,袭人晴雯也禁不住,在宝玉生日的晚上饮酒唱曲,醉卧怡红院。芳官就是有这样一种魅力,晴雯可以骂小红,骂坠儿,可是尽管口中笑骂芳官“狐媚子”,心里却依旧如昔。麝月袭人在芳官遭欺负时,都挺身而出,竭力回护。而宝玉更是感叹芳官藕官等人:“天既生这样人,又何用我这须眉浊物玷辱世界!”竟没有人看不起芳官,没有人因她的戏子身份而贬低她,践踏她。这可以说是一种奇异的心理,越是美丽的人,人们越是愿意看到她的优点,而愿意忽视她的缺点,即使犯了错误,也会很轻易的谅解她。因为人们心中的偶像,是美丽的,洁净的,高贵的,是完美的,芳官,就在人们这样的偶像情结中,渡过了这一段任性而美好的时光。

栏目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