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明星 > 正文内容

重生富家子最新章节_ 第0178章 铁汉柔情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作者: 朔州新闻网   来源朔州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05-14

    领域文学网

    陆兴国赶过来时,尚喜早给送到团医院拍片子去了,郝治军找人抬的,魏栖霞、莹莹、陈茗她们全跟去了。

    家里就陆保国,陆兴国、刘坚他们三个人。

    “……二哥,你也别怪我,那小子不叫个东西,居然对着他妈妈吼,这还了得呀?别的我倒不怎么气,就这一点,今儿敲断腿让他长长记性。”

    陆兴国叹了气,道:“老四啊,尚喜他毕竟还是个孩子嘛,才15岁呀,你指望他能懂得多少?”

    “坚子不也才15岁呀?他能和坚子比啊?”

    “你就不要提坚子了,别说尚喜,我家尚诚尚信也比了他,这小子纯粹就是一妖孽东西,正常人不和他比,你听哥说啊,这次的事,你过头儿了,啊?”

    二哥在家威信最大,陆保国这时也不坑声了,哥说啥就是啥喽。

    “栖霞吵着要跟你离婚啥的,你回头和她道个歉。”

    “我知道,但是尚喜的腿就是断了,她的气也不好消……”

    肯定不好消,都形成事实了,不过说离婚的话,也是有点过了,至少陆兴国这么看。

    他转过头来盯着刘坚,“今儿这事的前因后果我都听莹莹说了,你小子也是个罪魁祸首,有什么要说的呀?”

    二舅威严的盯着外甥,嘴上这么说,但没有太多责备的意味在里面。

    陆保国先替刘坚说话了,“哥,不管坚子的事,坚子是纯粹为了他好,真等有一天跟着姓谭的沾了光,那不是断一条腿的事了,可能一辈子都毁了。”

    这个事他还分得清轻重,何况敲断儿子的腿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发现这小子惯太坏了,居然连孝的意识都那么淡泊。那一刻陆保国发现自己这个父亲做的很失败。

    “子不教,父之过,你敢说你没责任啊?都推到孩子头上去,这是你一个当父亲的态度?”

    陆兴国瞪起眼时。陆保国也怕呢。

    他摸了摸鼻子道:“哥,这个怪我,怪我没有教育好他,”

 正规癫痫病医院那家好;   “你意识到错误就好,孩子那里。你不要没完没了的,这一回给他的教训很深刻了,嗯?”

    “我知道。”

    刘坚这时道:“舅们,这次的事能叫尚喜有所转变,对他来说是个好事,接腿之前我也和他分析了他爸为啥敲断他腿的原因,他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我相信他会有一个转变的,之前我之所以走,也是因为尚喜惯的太坏。分不清个事非,我怕弄的到时候,舅舅不是舅舅,外甥不是外甥,结果我老妈挟在中间也哀声叹声的,那就糟了。”

    的确是,起因是因为刘坚告了尚喜的状,不然陆保国也不会发火针对他。

    “好啦,已经到了这步田地,该咋办就咋办吧。别说那些没用的,老四,栖霞那边我帮你说一说,先稳住她。然后就看自己的了,要是你连老婆也哄不住,哥也没话可说了。”

    “怎么可能呢?栖霞她也是气头儿上,过了劲儿就好说话了。”

    陆保国当然了解自己老婆的脾气。

    “那你自己方量吧,现在我们就去医院看看尚喜。”

    三个一起往团医务那边去。

    陆团长的入住了,当然是最高待遇了。郝治军都吩咐了,其它团领导也来打了招呼。

    魏栖霞陪着儿子,尚喜的腿也不疼,可能因为被刘坚封了穴道的原因。

    被刘坚教训的尚喜也有所体悟,在医院里向老妈哭诉并承认自己的不孝不懂事,还要挣扎下床给老妈磕头,都让栖霞和莹莹给摁住了。

    虽然陈茗也在一侧,但尚喜也不看她,小孩子脾气,就因为陈茗和刘坚好了,所以他就不理她了。

    对于陈茗来说,陆家发生挺大的事,她也不能这个时候就走,不然她早就走了,又见尚喜给敲断了腿,挺可怜的,所以一直留着。

    魏栖霞见儿子意识到了错误,并诚恳的认错,心里也就松了口气,丈夫就是因为这个才生那么大气的,自己当时也气软了,不过孩子知错认错了,她心里和丈夫闹的底气就足一些,看你姓陆的能把我怎么样啊?

    等陆兴哥进来,魏栖霞莹莹她们慌忙起身,分别叫二哥和二伯。

    病床上躺的尚喜也挣扎了一下,问了句二伯好。

  &n湖北癫痫哪家医院好bsp; 陆兴国过来看了看他的精神状态,还算可以,应该是问题不大,转过头问弟妹,拍了片子医生咋说?

    “哦,二哥,医生说接骨的很好,非常好,不需要再弄了,两周后取掉固定夹板就可行,到时候再拍个片子看一看。”

    “嗯,筋骨疼痛一百天嘛,喜子啊,你也是太不懂事,咋能和你妈妈吼呀?你爸就是因为这个才生气的,我看你呀,真是给惯坏了。”

    尚喜羞愧低头,“二伯,我刚刚给老妈认错了,等我腿好了,我再给我老妈磕头认错,我以后再不敢吼妈妈了。”

    他这话说的魏栖霞又抹眼泪了,毕竟孩子懂事了,只是这懂事的代价太大了。

    病房门外没好意思进来的陆保国也听到儿子的说话,心情舒畅了好多,眼珠子有都发红,泪光盈盈的,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还有啊,喜子,二伯要说说你,坚子告你的状,是为了你好,是他不好插手管你,别以为他管不了你,他现在说话就是二伯和你爸都要听呢,因为这孩子太懂事了,你和莹莹以后多听他的,准保错不了,在外面真发生了啥事,也找坚子处理就行了,他的能量可能比你们二伯或你爸还要大,栖霞,你带着孩子回鲁东去,二哥我不同意,我想喜子也在这边也熟了,未必想去鲁东,是不是啊喜子?”

    “是的,是的,二伯,你和我爸说说。让我留在福宁吧,我听话,我服管,我以后都听坚子哥的。”

    这小子学精了。这阵居然叫上坚子‘哥’了。

    刘坚也在门外呢,陪着他四舅,两个人相视耸耸肩,真是何苦呢,弄成这样一家人不得安宁。他也知道错了。

    “你要肯听坚子管,你爸那边二伯去说,问题不大,嗯?”

    “服服服,我服,一定服,二伯你要说服我爸啊。”

    陆兴国嗯了一声,转头对魏栖霞道:“栖霞,你出来,二哥和你说话。”

    “嗳。”

    魏栖霞跟着二哥出来。这才看到楼道里还有俩人站岗呢,丈夫陆保国和刘坚。

    她狠狠白了一眼丈夫,没有理他,倒是对刘坚小声问,“坚子,尚喜说你点了身上几下,他当时挺疼的,咋回事来着?”

    “点穴了嘛,怕他元气流失,又怕他腿疼。封穴闭脉之后,疼痛感就几武汉癫痫病医院哪里最好乎没有了,不然他现在腿疼的怕没心思和你们说话,八成要哼哼唧唧的。”

    “哦。难怪他说接骨的时候一点也不疼,我也很奇怪呢,咋就能不疼呢?原来是这个原因?”

    “嗯,不过这种封穴最长不能超过四个小时,我用的力道也恰好是这个时效,到四个小时自动解掉。那时他的腿可能会有些疼,但最疼的接骨已经过去了,不用担心其它的。”

    “哦,舅妈明白了,那小子说以后肯听你的,你在门口训得他醒悟过来,舅妈也要谢谢你,他要有你一半懂事,舅妈就开心了。”

    “放心吧,舅妈只要不心疼我收拾他,我肯定把他调教成让舅妈为他骄傲的好儿子。”

    “心疼也是白心疼,当时吼的我那个伤心,腿都软了,以后舅妈把他交给你了,再敲断腿我也不心疼,只要他能成器,反正他老子除了会打人,啥也不会。”

    末了,魏栖霞不忘了挖苦鄙视一下自己的丈夫,其实是心里的气在做怪。

    陆保国只有龇着牙干笑,这时候有二哥和外甥在,他也不好抱着老婆去哄不是?

    陆兴国道:“栖霞,你这个态度,二哥就放心了,保国啊,回头向栖霞道歉,不能叫我弟妹委屈了,不然我饶不了你。”

    “哥,你放心,我保证把栖霞哄好了。”

    “哄你个头,陆大团长,你别想我和你再过,喜子我可以丢给坚子不管,但我过两天就回鲁东去,不想看见你。”

    要是魏栖霞一下就闹腾了,那陆保国才觉得奇怪,她这么说正附合她的性格,何况当着二哥和刘坚的面,她面子也下不来呀,怎么可能给自己好脸色看?

    “好啦,剩下就是你们一家子的事了,我领着坚子走,还有里面那个小姑娘,我们一并送回去。”

    陆兴国,刘坚,又叫上陈茗,三个人就走了。

    留下莹莹陪着弟弟,陆保国和魏栖霞送他们出来,看他们上车去了才回转。

    陆兴国趁机拉住老婆,“栖霞……”

    “你少拉拉扯扯的,你陆团长不要形象,我魏栖霞还要呢。”

    魏栖霞仍冰着俏脸。

    陆保国干笑,“原发性癫痫能治愈吗我拉我老婆,谁管的着呀?”

    “少不要脸,我和你离婚。”

    “你说离就离啊?好吧,老婆,我承认我今天有点过火儿了,其实折腾完,我心里也不好受,当这个破团长,连自己儿子都教育成一陀狗屎了,我看我还是卸甲归田吧。”

    他故意装出心灰意冷的模样,就是让老婆着急。

    这一招很管用,魏栖霞忙道:“管孩子也费不了你多大功夫,但你动不动瞎打人,这一点我坚决反对,这一次还敲断孩子的断,你咋下得了手?你个黑心狼。”

    说着,魏栖霞就着拳头往丈夫胸膛上捶,那泪蛋子哗哗的。

    陆保国将她拥住,眼睛也红的厉害,忍不住掉了泪。

    “孩子是我的,我心里也疼,但我更痛心的是他太不懂事,居然能吼他的母亲,这放纵下去,以后咱们俩咋见人呀?唉……”

    魏栖霞见铁汉一样的丈夫也落泪,知道他是真的心疼呢,毕竟那是他的儿子,不疼上假的。

    “他是挺不懂事,但你也太牲口了,我才不原谅你。”

    “以后我也不管他了,爱咋咋地吧,我回去……”

    陆保国故意露出意兴澜珊的样儿,转身就要走。

    “你敢给我走,把孩子开成那样,你也不进去看他一眼?你还是他爹吗?”

    “我今天就不进去了吧?你那个儿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咋也得装三天吧?不然他尾巴又翘起来了,反正我就是扮黑脸的,你唱红,咋说,老婆。”

    “老你个头,谁是你老婆?滚!”

    魏栖霞的气明显消了大半,再白了丈夫,才扭身进了大楼去。

    陆保国舒了口气,知道一天乌云散尽了。

    但愿儿子经历这次事件后有所改变吧。(未完待续。)

    PS:  推荐票。

    领域文学网手机地址 请分享给您的朋友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推荐阅读

  • <

本类最新

栏目热点

站点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