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护肤 > 正文内容

九龙神鼎最新章节_ 第799章 前往灵山(五千字大章)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作者: 朔州新闻网   来源朔州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05-14

    2015·扫黄打非·净网行动正在紧密进行中,阅文集团将积极配合相关部门,提交资料。

    请作者们写作时务必警醒:不要出现违苏羽心中微凝,危急时刻,体表青光一闪,一根青色灵尺闪烁出现。

    砰——

    六合尺预知袭击位置,提前挡住。

    但力量太大,六合尺没能完全分散力量,被强大劲气弹飞。

    趁此机会,苏羽在空中扭转身躯,运转真气,双拳轰出。

    堪比六象半的力道,自双拳中,恍如龙卷风般呼啸而出,拍打在残余劲气上。

    啾——

    两股气劲在空中的剧烈摩擦,导致空间摩擦出刺耳尖鸣。

    蹭蹭——

    苏羽闷哼一声,轻轻退了两步,嘴角流淌出一丝鲜血。

    低头望去,其双拳摩擦出血,血丝徐徐渗透。

    “咦?居然能挡住?”一丝阴鹫声音,自身后飘来。

    苏羽回头望去,眼神微微一眯,一个面容白皙,眼神阴鹫的青年,负手立在他背后,有些错愕望着安然的苏羽。

    如此年轻的神主?唯有内门弟子。

    令他目光微寒的是,身为内门弟子,竟然不顾身份偷袭!!

    若不是六合尺出现,及时卸掉大半力道,恐怕苏羽要受个不轻不重的伤势。

    当然,对方并没有全力出手,否则神主的一击,不会这么轻易化解掉。

    “本想给你点教训,好让你记住我,看来你有点本事,这样的话,只能再来一次了。”阴鹫青年丝毫不顾及内门弟子身份,轻描淡写说道,言毕身影一花,快若闪电。

    众人惊呼,眼看苏羽此番要被抽翻在地。

    苏羽眼神一冷,袖中一根冰凉丝线,若隐若现。

    即便是神主的肉身,也难挡混沌蝴蝶蚕丝的切割!

    他自己送上门切掉手掌,苏羽自然不介意相助。

    就在他暗中调动蚕丝的时候,一缕佝偻身影恍若瞬移般,竟先一步出现在苏羽和阴鹫青年身前。

    只见花白老者拐杖轻轻朝前一点,如闪电般袭来的阴鹫青年,恍如遭受雷霆猛劈,蹭蹭蹭的狂退。

    连续退出七八步,阴鹫青年才勉强稳住身影,白皙的面孔浮现几丝苍白,闷哼一声,口中溢出一丝血鲜血。

    猛然抬头,阴鹫青年脸色微微一变,神色有些阴沉:“花宫主,你是何意?”

    及时出现之人,不是别人,居然是外门两位小宫主之一的花宫主。

    苍老容颜浮现几丝苍老淡笑:“你能用这种方式,让一个新晋的外门弟子记住你,老夫自然也可以用同样方式,让一个不顾身份的内门弟子记住外门小宫主。”

    他能依仗修为欺负人,小宫主也能。

    阴鹫青年面色阴沉,敢怒不敢言,方才交手,双方差距可想而知。

    他不敢怨恨小宫主,只敢将怨气撒在苏羽身上,冷芒射去:“小子,凭你也配得到无心芳心?你算什么身份?”

    苏羽耸耸肩,无所谓道:“在下籍籍无名,的确没什么身份,自然无法与阁下这种理直气壮偷袭货色相提并论。”

    闻言,许多外门弟子,自然站在外门弟子的角度。

    一个神主修为的内门弟子,立一个下马威,也要偷袭,着实令人反感。
<治疗特发性癫痫的医院有哪些br>     此举,不仅没能令人敬畏其霸道,反而厌恶于其品行。

    “牙尖嘴利,如果不是花宫主相护,我扒了你舌头。”阴鹫青年冷冷道,敬畏望了眼花宫主。

    苏羽对此并不辩驳,不动声色将袖中蚕丝收起。

    花宫主余光瞥眼了苏羽袖子,精光微微闪烁,呵呵一笑道:“你真以为,我出手保护的是苏雨仙?年轻人,凡事谨慎,小心阴沟翻船。”

    闻言,诸多外门弟子眉尖耸动,心中极为震惊。

    听花宫主的意思,难道他出手保护的,不是苏羽,其实是阴鹫青年?

    苏羽微微一凛,若有深意盯了一眼花宫主背影,看来刚才袖中的小举动,没能逃过这位小宫主眼睛。

    若是苏羽真将这位内门弟子给重伤,甚至杀掉,那才是闯了大祸,内门追查下来,苏羽不死也要脱层皮,为防止此事发生,花宫主才及时现身阻拦苏羽。

    阴鹫青年瞳孔微微一缩,心中极其不信,一个小小飞仙,能对他造成致命伤害?

    “他?”阴鹫青年盯视苏羽,冷冷摇头:“花宫主不仅保护他安全,还保护他尊严,好,看来我今日很难给这位师弟留下深刻印象了,不过来日方长,苏雨仙,下次见面,可没这么容易了。”

    说完,阴鹫青年拂袖而去。

    苏羽盯着他身影,眼瞳深处流转几分冷意。

    对方为冰无心前来,他并没意见,若是真心喜欢冰无心,苏羽可以平心静气将前因后果相告。

    只是对方的处理方式,如此极端,反令苏羽生出反感。

    下次的确没有这样容易结束。

    “多谢花宫主相助。”苏羽冲花宫主道,口中是感谢,语气却有小小的埋怨。

    刚才就可出一口恶气,却被他察觉,提前拦住。

    花宫主呵呵笑道:“小家伙,你可怨不得老夫,真要被你弄伤了醪蔼,内门那些人追究起来,我们几个宫主都保不住你,在你没有进入内门之前,切忌与内门过分冲突。”

    说完,花宫主仰头望了望激烈比拼的冰无心和烈火阁老,苦笑一声:“两个小祖宗,你们千万悠着点,别将外门给拆了。”

    古怪的是,身为小宫主的他,竟然不敢阻拦二人,而是装作没看见,不动声色消失。

    二女似是察觉到下方醪蔼出手,渐渐收敛招式,飞回苏羽身边。

    “小家伙,那家伙伤到你了?”烈火阁主上前关切道,确定苏羽只是受到轻伤,才略微缓口气,回头望向冰无心,脸色不愉:“你交的朋友真够出息,偷袭的事都干得出来。”

    冰无心波澜不惊收起长剑:“他不是我朋友。”

    “不过,敢对苏羽出手,的确该惩处。”冰无心眉尖煞气一闪,陡然射向醪蔼离开方向,大步前迈,竟真准备追上去拼杀。

    此女性情雷厉风行,说做就做。

    只是,不知是真的因其偷袭动怒,还是为了佯装关心苏羽这个“恋人”。

    “嘻嘻,不用啦。”忽然间,公孙无邪从人群中钻出头,笑眯眯道。

    冰无心眉头一皱:“为何?”

    公孙无邪把玩着一只白色的小葫芦,里面盛装五颜六色的粉末。

    “岳天楼,他喝的酒里,早就被我下了毒,现在应该发作了吧。”公孙无邪紫色眼睛弯成一对美丽的月牙。

    冰无心怔了怔:“什么毒?你把他毒死了?”

    公孙无邪甜甜一笑:“我这么可爱,怎么会用那种恶毒的剧毒?只是让他三个月拉稀而已,离不开茅房而已!这是善良哥哥为我调制的特效药,吞服之后,会不断拉稀,吃什么拉什么,连吸一口空气都会拉南通癫痫病治好要多少钱肚子哦!三个月里,他休想离开茅房半步!哦,忘了说,这是新研制的,没有任何解药可解除喔。”

    那甜美的笑容,落在苏羽眼中,以及诸多外门弟子眼中,完全是小恶魔的招牌微笑。

    唰——

    围观的外门弟子,顷刻间化作鸟兽散。

    苏羽嘴角抽了抽,稍微与公孙无邪保持一点距离。

    这小丫头,无时无刻不想着整人,刚与醪蔼见面,就已经打定让他拉稀三月。

    不知为何,苏羽隐隐觉得,说到这种可怕的拉稀神药时,公孙无邪目光若有若无看了看他!!

    这让苏羽毛骨悚然,打起一百倍精神,心中暗暗道,绝不能给这个小恶魔半点下毒机会。

    “我们走。”冰无心望了眼公孙无邪,迈开修长的大腿,临走前望了望苏羽,意思是问他走不走。

    苏羽道:“我还有事。”

    冰无心皱皱眉,瞪了他一记,与公孙无邪离开。

    所过之处,鸡飞狗跳,人人关门闭窗,好似瘟疫蔓延般。

    苏羽咂了咂舌,真是一群煞星。

    半晌,苏羽与烈火阁主来到她的府邸。

    面积并不大,是一栋独立院落,内有一间卧房和修炼室。

    “去看看修炼室条件如何,是否合适炼丹。”烈火阁主挽了挽湿漉漉的长发,幽怨瞪了苏羽一眼:“为了赚这笔功勋,差点被你小情人给打死,你得给我好好炼丹,努力补偿我。”

    苏羽心头苦笑不已。

    懒得解释,苏羽进入修炼室查探,地火温度不俗,比之烈火阁并不差多少,十分适合炼丹。

    关闭石门,苏羽取出材料和丹炉以及其余道具,准备继续开始炼丹。

    这时,九碧灵珠紫光微闪,小麒麟竟叼着卷轴,自己跑出来。

    如小狗一般,蹲在苏羽身前,将口中经书展开在地上,小蹄子指了指经书,两只眼睛充满渴望:“我要炼丹,要炼丹。”

    苏羽错愕:“炼丹,你?”

    想了想,苏羽扔出一份混元真丹的材料。

    只见,小麒麟并不借用地火和丹炉,而是靠自己。

    张嘴喷出一团紫色火焰,将材料包裹住。

    苏羽一愣,旋即吃惊,小麒麟何时会吞吐火焰?并且是从未见过的紫色火焰?

    此火焰温度不是很高,然而,惊奇的是,那些需要高温才能融化的材料,在紫色火焰中,竟如雪花一般,迅速融化。

    效果,比之地火还高出许多层次。

    “你哪来的火焰?”苏羽察觉出小麒麟的异状,神色凝重道。

    小麒麟小蹄子指了指自己胸膛,意思是变化源自于体内。

    这让苏羽陷入沉思。

    小麒麟的成长,似乎并不需要外力,自然而然成长。

    如今莫名修炼出神秘紫火,也似乎是凭空出现。

    在苏羽记忆中,小麒麟的体内,似乎是一个神秘空间,能轻易容纳海量物品。

    难道,它变化的根源,来自于体内神秘空间?

    望着小麒麟,苏羽分外好奇它的来历。

    沉思中,小麒麟十分熟练融化材料,然后控制紫色火焰,最后融丹,所有过程流畅自如,浑然天成。

    苏羽目露惊色,他可以肯定,这临汾青少年癫痫病治疗绝非一个炼丹新手该有的状态。

    如此熟练手法,轻车熟路,比之苏羽还要娴熟,仿佛一位炼丹大师!

    这令苏羽惊奇不已。

    噗——

    小麒麟张开嘴,一颗藏青色丹药从嘴中喷出。

    苏羽眼疾手快,用玉瓶将其盛装,定睛望去,瞳孔狠狠一缩。

    三道雪白羽毛般的纹理,清晰密布丹药。

    “三品灵丹!”苏羽心头震撼。

    初次炼丹,就炼制出三品灵丹!

    最重要的是,苏羽给它的,只是普通,未经提纯的材料!!

    这,这是何等高超技艺?堪称化腐朽为神奇。

    以提纯对丹药品质增幅来看,若将提纯之后的材料交给小麒麟,恐怕能炼制出六品灵丹!

    苏羽神色严肃:“小麒麟,能告诉我,你怎么会炼丹?”

    小麒麟笑嘻嘻的用小蹄子指了指脑袋:“脑袋里有一个声音告诉我的,好像我很久之前就会炼丹。”

    很久之前,是小麒麟曾经的记忆吗?

    记得小麒麟上一任主人,是一位神主,难道那位神主教会了小麒麟炼丹?眼下不过是记忆恢复,因此能熟练炼丹?

    思来想去,唯有这个解释说得通。

    沉思半晌,苏羽渐渐露出喜意,这是意外惊喜。

    有小麒麟相助,炼制的混元真丹数量加倍,获取功勋加倍,一月足以获取将近四万功勋!

    再加上从四大妖魔处得到的四万功勋,便有足足八万功勋!

    若能从郁灵山挖掘到大量功勋,说不定能得到两万功勋,达到十万功勋!

    如此一来,便可成功兑换《九阳乾坤剑阵》的剑谱。

    至于高品级的灵丹,苏羽却丝毫没打算让小麒麟尝试。

    大量三品混元真丹流出,已经惊动丹药堂,若是连六品混元真丹都出现,恐怕被惊动的就是内门。

    到时候,烈火阁主也未必能藏得住他。

    唯有找机会,在宫外炼制几颗,自己偷偷服用。

    心中如此念想,苏羽进入炼丹状态。

    夜幕降临。

    苏羽离开烈火阁主,在其目瞪口呆中,苏羽一次出四十枚混元真丹。

    这令烈火阁主高兴得合不拢嘴,要知道,每卖一颗,她能额外赚取十功勋的差价,每天多二十颗,一月就能多六千功勋,简直是意外惊喜。

    就这样,一月中,苏羽每日进出烈火阁主府邸,已然成为外门弟子众口相传的消息。

    对于他这位中妖无上,一众外门弟子唯有膜拜。

    一入外门,先上冰无心,再上烈火阁主,将两位外门双娇收服,令人唏嘘不已。

    不过,这个消息,在另外一件事的冲击下,暗淡许多,否则早有无数人找上苏羽挑战。

    那就是,外门最近流传一位初期丹士,在黑市大肆售卖三品混元真丹,每日限额四十颗,并且每天定时售卖。

    场面极其火爆,几乎都是一抢而空!

    不少身怀巨额功勋弟子,常常将其全包,囤下来慢慢服用。

    其价格,不断飙升,最高时候,飙升到八十功勋!

    但饶是如此,仍然挡不住购买者的狂有效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几种热。

    整整一月,大量混元真丹流入诸多外门弟子口袋之中。

    此事,最终惊动丹药堂,着手调查。

    顺藤摸瓜之下,他们也查到了烈火阁主,并进入烈火阁查探。

    可惜,一无所获。

    碍于烈火阁主身份,丹药堂不便搜查府邸,只得就此作罢。

    为了抵抗黑市,丹药堂不得不组织炼丹师,开始集中炼制混元真丹,大批廉价混元真丹入市,才让这股黑市中的风波渐渐熄灭。

    而苏羽和烈火阁主,经过一月的疯狂掠取,已经赚得钵盆满怀。

    烈火阁主赚取了足足两万功勋!

    而苏羽,更为惊人,足足赚了三万八千功勋!

    二人对账一番,均露出了满意喜色。

    “总算不枉费一月辛苦。”苏羽长吁一口气,除了功勋,他疯狂的炼丹,令技艺得到极大提升,如今炼制三品灵丹,已然如饮水般自如。

    现在,已经开始冲击炼制四品灵丹了。

    “丹药堂此番出手,很长一段时间内,混元真丹都很难再赚取功勋,我想我们该停手了。”苏羽道。

    烈火阁主颔首:“的确该低调一段时间,继续兴风作浪,难保不会将丹药堂激怒。”

    “如此,那就告辞。”苏羽说道。

    烈火阁主顿了顿道:“你可是要去郁灵山?”

    苏羽点了点头:“不错,一月时间已到,是时候前往,有事吗?”

    “没事,不过当你回来的时候,我有一个人,会推荐给你,相信对你帮助会很大。”烈火阁主仿佛做出了某种决定。

    推荐人?苏羽记在心中,点点头,回到妖魔山,与四大妖魔汇合。

    当进入妖魔山时,四大妖魔早已盘膝坐在屋顶上,静静等候苏羽回来。

    白纯良徐徐睁开眼,精光闪烁:“中妖,准备好了么?”

    苏羽点点头:“准备妥当,可以走了。”

    苏羽招招手,四大妖魔落下,还有紫萱,也一同跟来。

    当离开妖魔山,却发现,不知何时,雪琪也到现场。

    苏羽眉尖一挑:“你推荐的人呢?”

    他可是给了一个名额给雪琪。

    雪琪娇笑一声:“妾身我不能一起么?”

    “你?你一个神主,还有必要去郁灵山碰运气?”苏羽诧异,本以为她会将名额卖给别人,没想到是她本人出马。

    这让苏羽不禁疑惑,她去郁灵山,恐怕另有目的。

    “不行么?”雪琪走过来,吐气如兰,馨香的气息,扑打在他面庞。

    苏羽退了退,这对姑侄,都是魅死人不偿命的性格啊!

    “好吧,我们前往任务堂,接受任务,准备出发。”苏羽道。

    一行七人,浩浩荡荡掠向任务堂。

    同时,在困仙林中,一座巨石上,盘膝而坐一个身材高大男子。

    抬头望望时间,嘴角露出森然弧度:“苏雨仙!该送你上路了!”

    若苏羽在此,定然会认出,他不是旁人,正是准备绝杀苏羽的邵月明!!规违法内容,不要怀有侥幸心理。后果严重,请勿自误。(已有外站作者,判刑三年半)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推荐阅读

  • <

栏目热点

站点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