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 > 正文内容

经营性现金流相继告紧 神州优车关联交易支撑的“巨头”模式承压

作者: 朔州新闻网   来源朔州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8-12-26

  陆正耀或许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关联交易“高手”。

  12月13日,神州租车(00699.HK)公布,公司将与神州优车股份有限公司订立重续框架协议,为期不超过3年,并拟设定该等交易截至2019年、2020年及2021年12月31日止的新年度上限,集团与优车集团之间的车队租赁、技术服务、租赁及其他服务的年度上限总额分别为7.8亿元、7.8亿元、7.8亿元。该项目关联交易占今年前三季神州租车营业收入的16%。

  2016年3月16日,二者签订的关联框架协议跟上述公告内容几乎一致。此后的短短两年多时间里,通过神州租车提供的运营车辆,神州优车成长为仅次于滴滴出行的网约车“独角兽”。

  “正是靠着神州租车已完成全国布局的租车平台,神州优车才快速切入到了网约车领域,实现了快速成长。”一位接近神州优车的人士对《投资者报》特约记者说,“现在看来顶着网约车光环的神州优车,比神州租车更受资本的追逐,这也是陆正耀更青睐于神州优车的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停牌多日的神州优车还给投资者留下了一连串问号。比如,复牌时间为何推迟到了明年3月份?,是否存在相关重组并购事宜?随着监管机构对关联交易监管力度的加大,前三季公司的两大主营业务专车和买买车业务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这是否会成为一种趋势?目前,司机带车加盟专车业务的规模有多大?前三季神州闪贷业务出现了快速增长的势头,同时在半中公司也承认快速增长的闪贷业务将带来坏账风险,目前坏账率的具体情况是什么?对于出现的坏账又将如何处理?目前的财务状况能否持续支撑在造车领域的投资?针对上述问题,《投资者报》特约记者多次致电致函联系采访事宜,但截至发稿,神州优车方面始终没有回复。

  关联交易支撑下的网约车“巨头”

  “神州系”商业模式从租车到网约专车的延伸,也让陆正耀自称为“连环创业家”――除了是神州租车的创始人、董事会主席,还是神州优车的创始人、董事长。不过,此处的“连环”一词若改为“关联”或更贴切一些。

  神州租车2016年3月14日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向神州优车(神州专车运营公司)转让其持有的神州租车8.5%股份;同时,公司董事局主席兼CEO陆正耀与神州优车签署协议,转让其持有的15.47%股份予神州优车。交易完成后,神州优车持有神州租车股权将从5.24%上升至29.21%,成为神州租车的第一大股东。治疗癫痫最好的办法

  就在神州优车成为神州租车第一大股东后的第二天,一份关联交易如约而至――2016年3月16日,优车科技与神州租车就车队租赁、技术服务、租赁及其他服务达成了为期三年的框架协议。

  “这将更有利于神州租车与神州专车未来的业务合作及发挥最大协同效应。”有业内人士当时评价道,通过这次股权重组,陆正耀及管理团队间接成为神州租车第一大股东。神州租车股权向管理团队进一步集中,结构更为清晰,将有利于神州租车未来的发展。

  事实上,关联交易不仅能发挥租车与优车的协同效应,还更能让陆正耀团队获得实实在在的好处。神州租车2015年数据就显示,去年神州租车车队数量扩充44%。在此基础上,长租向神州专车出租车辆19883台,短租向神州专车出租车辆超过10000台。截至2015年12月31日,来自与神州专车合作的收入贡献高达16亿元,为其全年44亿元的总收入贡献了36个百分点。

  这意味着陆正耀在玩转“租车”与“专车”间的关联交易的同时,神州租车获得了稳定的收入来源,神州优车则能迅速做大估值水平。这甚至已成为神州优车与其他网约车最大的区别所在。

  “别人采用的是C2C模式,而我们采用的是B2C模式,集中采购车辆,成本更低,再利用技术提高效率,成本就会进一步降下来。”陆正耀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是说道,“坦白讲,我这个人是比较喜欢做‘重’的东西,‘重’才有壁垒。C2C模式很轻,是没有竞争壁垒的,服务品质也保证不了。”

  在他看来,当前国内的环境下,神州专车的B2C模式虽然运营上是重的,但好处是产品标准化、成本结构可控、客户体验更好,其商业模式和盈利路径也更加明晰。不过,在分析人士看来,这样反而降低了竞争门槛。

  “网约车本质就是一种轻资产的共享模式,它聚焦的重点在用户流量的导入上。”一位不便具名的汽车行业分析师告诉《投资者报》,“走重资产模式反而会降低了行业壁垒,它就是相当于传统出租车公司的互联网+模式。相比之下,优车在出租车领域时间都比较短,司机队伍目前才七八千人左右。而以北京为例,大一点的出租车公司的司机队伍都有上万人的模式,它们要接入网约平台或自建网约平台,很容易抢占优车的份额。首汽约车就是一个最明确的例子。”

  极光今年5月份发布的专车行业报告显示,神州优车的月活跃用户量和月均日活跃用户量分别为286万、31.2万,首汽约车则以138万的癫痫病要做好哪些护理月活跃用户量和20.7万的月均日活跃用户量尾随其后。对比二者数据可看出,前者在月活跃用户量比后者高一倍的情况下,后者的月均日活跃用户量仅低于前者50%。说明后者的回头客率远高于前者。

  或许,正是基于对传统出租车公司的互联网+模式的蚕食,神州优车和神州租车二者间的关联交易也玩出了新高度――从新车购置到,再从日常保养到其二车手退役出售的全流程。由此引伸出了除神州专车之后的两大主营业务――神州买买车和神州车闪贷。

  曾有媒体是这样来描述“神州系”的关联交易:无论是租车还是专车,都需要性价比高、车型配置合理的车辆采购,建立合适密度的车队。

  2014年神州租车上市,这一年其车辆总数达到了6.35万辆,较2011年增加3.7万辆左右,车队规模相当于排名第二第到十位竞争对手的总和;2017年,车队总规模突破10万量,达到10.25万辆。

  作为中国最大的汽车买家,2017年,神州租车购入新车约4.3万辆。为了提高神州租车的定价能力,神州专车和买买车都统一由神州租车来采购。

  在专车业务方面,神州租车是神州专车的供应商,神州专车本身不购买车辆。这种设计,从神州专车来看,避免了早期巨资购置车辆的费用,免除了资金压力及相关风险,可以专心用在技术开发及相关服务方面,同时可以“用多少租多少”,避免车辆闲置造成浪费,实现效率最大化。显然这种关联交易不仅为神州租车稳住了车队第一的规模,还为神州优车节省了资金投入和费用摊销,有利于减少最终的亏损额。

  同时,在神州租车车辆一般运营18个月后就会退役,作为二手车,在神州优车旗下神州买买车上售出。

  在陆正耀看来,二者的协同,一方面解决了神州租车大量二手车出售的后顾之忧,为二手车实现了增值,提高了品牌溢价,加速了资金回笼,创造了稳定的收入来源;另一方面,对神州买买车来说,也有了稳定的业务来源,加上后台数据的打通,对车辆的运行状况也更加了解,更有助于其向客户的推介。

  数据显示,神州买买车业务上线以来,成为神州租车处理二手车的重要渠道。2017年上半年,神州优车支付了14.5亿元二手车进货成本,获得销售收入16.5亿元,利润率12.1%。

  这意味着销售神州租车二手车的收益,是神州优车2017年上半年弥补利润亏损的主要来源之一,同期神州优车亏损高达4.9亿元。

治疗癫痫哪家医院好

  与此同时,神州买买车利用神州租车与汽车厂商采购车辆的议价能力,向个人消费者出售二手车和新车时推出了各类金融服务,也成为了神州闪贷的主要业务来源。

  “通过一系列的关联交易,神州租车则成为了神州优车的营收被快速放大的‘嫁衣’。”上述汽车行业分析人士表示,“放大后的营收也成为了优车吸引投资方,获得融资的重要指标之一。”

  《投资者报》分析对比二者过去两年财务数据发现,神州租车2016年~2017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4.54亿元和77.17亿元,增长率为19.57%;同期神州优车的营业收入则分别为58.45亿元和98.56亿元,增长率为68.62%。神州优车的营收增长率高出神州租车的三倍多。截止12月14日,神州租车市值仅为港币138亿元,神州优车市值则是人民币452亿元,后者市值高于前者三倍以上。可见,关联交易不仅助推了神州优车营收的高速增长,同时还是其市值暴增的保证。

  “说白了神州优车就是赶上了网约车的‘风口’,拿到了很多的钱。”上述汽车行业分析人士说。 

  “烧钱”的商业模式和紧绷的钱袋子

  事实上,在共享经济的理解上,神州优车十分特立独行,重金并没有砸向如何提升流量的导入上,而是立志塑造人车生态模式。

  数据显示,在登陆之前,神州优车先后完成2.5亿美金、5.5亿美金两轮融资,为专车烧钱大战筹足弹药。2017年7月,在新三板更是完成了70亿元的融资。

  今年5月,神州优车汽车汽车电商100亿元储架式 ABS 产品“中金-神州优车汽车应收账款第 1-25 期资产支持专项计划”获深交所评审通过,将于未来2年内分批完成发行。

  该ABS以消费者在O2O汽车电商平台神州买买车上购买新车及准新车分期付款所产生的应收账款债权为基础资产,首期发行规模约4.5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一系列融资手段的成功运作,神州优车的实际融资总额已超过220亿元。这不仅有效缓解了神州优车在专车大战中的融资难题,同时为神州优车布局汽车产业链的烧钱模式,给予了强大的资金支持。

  2017年6月8日,神州优车发布公告称,使用自有资金10亿元认购福建优车投资合伙企业(优车产业基金)份额,成为基金LP。主要投资方向除汽车产业链整合,还包括、智能驾驶及等领域。黑龙江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p>

  同年6月,公司小鹏汽车宣布完成22亿元A轮融资,由优车产业基金领投,神州优车也因此正式进入上游造车环节。一个月后,神州优车子公司神州租车又宣布控股五龙电动车,顺利拿下后者拥有的新能源商用车和乘用车两张制造牌照。这意味着,神州优车向造车领域的烧钱已踏出了实质性的一步。

  “小鹏汽车不也是烧了一百亿才造出了24辆现车么?造车不是有钱就行的,它是一个技术积累的活。”上述汽车行业分析人士说,“目前没有一家新能源汽车企业是成功的,包括也没有达到盈亏平衡点。更何况从优车目前的财务状况来看,也是难以支撑其在造车领域的烧钱。”

  如今,“神州造车”一环已被填上,陆正耀的“人车生态圈”打造完成似乎指日可待。然而,当下内忧外患的市场环境则给他泼了一盆“凉水”。

  外患是汽车市场将迎来“寒冬”――2019年汽车销量零增长。中汽协近日在长沙举办了“2019中国汽车市场发展预测峰会”,正式发布了关于明年中国汽车市场的相关预测数据。

  具体来看,中汽协预计2019年全年汽车销量为2800万辆,将与2018年持平。其中,乘用车预计销量为2360万辆,与2018年持平。

  内忧则是“神州系”的钱袋子――经营性现金流相继告紧。三季报显示,神州租车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为-10.86亿元,神州优车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则为-4.84亿元。这意味着支撑神州优车估值暴增的两大主营业务渐显颓势:

  神州专车的业务开始萎缩。2015-2017年,神州专车的市场份额从5.3%下降至3.1%;司机队伍的规模从2015年的近40000人大幅下降至2018年上半年的7000人,导致神州租车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暴减。神州租车三季报称,车队租赁及其他收入同比减少36%至6.41亿元,主要由于神州优车股份有限公司网约车车队规模缩小。

  神州买买车投入大,回报慢。根据公开资料,神州优车在神州买买车上的投资高达50亿元,但神州买买车的毛利率为负;2018年上半年,神州买买车营业收入9.5亿元,净亏损1.7亿元。上述两大主营业务的负增长,直接导致神州优车三季度营收同比下降55.4%,仅为11.6亿元。

  显然,在内忧外患的经营压力下,陆正耀想要延续这种模式,还需进一步的借助资本运作。但神州优车在新三板的复牌时间却一再被推迟。(思维财经出品)■

栏目热点